您当前的位置:  主页 > 新闻中心 >
  • 2019-09-21
    莲生犹豫了半天儿,叫来安去备轿,顺手把那包首饰交给了来安。子富说:“沈小红倒看她不出,真厉害呀!”翠凤说:“沈小红么,有什么厉害呀?我要是沈小红,就不去打她,自己打得累死,打坏了头面,还要王老爷赔,倒害了王老爷了,有什么意思?”子富问:“你要是沈小红,该怎么办呢?”翠凤笑着说:“我呀,我才不跟你说呢!要么你到蒋月琴那里去一趟试试看,怎么样?”子富笑着说:“去就去,怕你什么呀!你要是不老实,我叫蒋月琴也来打你一顿!”翠凤眼睛一瞟,笑着说:“啊哟,说得倒漂亮!你这是说给谁听啊?是不是在王老爷面前摆架子呀?”
  • 姐夫──妓院里对熟嫖客的昵称。除了杂役和留宿妓女本人之外,上自鸨母、稚妓,下至老妈子、小大姐儿,都可以这样叫。
  • 翠凤听见了,一面系着裤腰带出来洗手,一面笑着问子富:“给你做姨太太,好吗?”子富说:“别说是做姨太太了,就是做大太太,也挺好的。”回头又问金凤:“你可愿意?”羞得金凤捂着脸趴在桌上,连问了几声也不答应,子富却偏要问出一句话来才罢休,急得金凤连连摇手说:“不知道,不知道!”子富哈哈笑着说:“愿意啦!”
  • 张蕙贞上前筛了两杯酒,小妹姐也张罗了一会儿,说:“二位请慢慢用,我去给先生梳头,梳好了头再来。”张蕙贞接口说:“请你们先生过来玩儿嘛。”小妹姐答应着去了。
  • 见莲生没什么别的吩咐,来安放下横披客目,退出下去。莲生就叫阿珠喊外场摆台面。小云拿起客目来一看,见共有十多位,就问:“是不是双台?”莲生点点头。小红笑着说:“要不然,我哪儿懂得什么叫双台呀?这一回学了一个乖,摆起双台来,也体面体面嘛。”——